■孫秉樞博士愛戴國產陀飛輪手錶。作者供圖

車淑梅

非凡九十後「鐘錶大王」95歲孫秉樞博士最近愛上佩戴國產陀飛輪手錶,「不要誤會有了手提電話大家不再戴手錶,其實手錶依然有存在價值,那是身份的象徵。1990年瑞士出產第一隻陀飛輪錶,1996年中國就生產了第一隻,無論款式、裝嵌、價錢都好吸引,疫情下名錶銷路漸有起色,百多萬元一隻名錶內地銷路絕對沒有問題,有些富有的正當商人有金錢想花費一下,最大購買力的內地人士都喜歡到香港買錶,是信心的保證。最近兩三個月直接或間接都會落單買錶,因為近期有一兩隻的新款式型號很受內地人士的歡迎,香港人買錶最近下調30%至40%,但內地人的銷量升了10%至20%,業內沒有那麼傷﹗」

很多人都好奇「鐘錶大王」可有向老朋友李嘉誠推介買靚錶?「不錯,我們是好朋友,但他不會為此買我的錶,他好實際,他鍾情日本石英錶,又準又有型,戴在他的手腕上與貴價錶沒有分別,我從未Sale過他,都是他自己買的,何時購買我也不知道,這樣最好,哈哈哈,不過,我和星辰錶合作了56年,數年前日本取回代理權,這也是他們全球的策略……」

孫博士95歲依然西裝筆挺、精神奕奕、腰板挺直,「經驗告訴我,90歲之後體力會有點問題,什麼都可以打,有一事不會打贏,那就是老化Aging。回首前塵,好感恩,當中我有做過聰明的決定,但,其實好多都是命運安排……1954年我失業多時,心情欠佳,記得復活節前後,爸爸提議我去占卦問前程,説上環(鐵算子)好靈驗,他拿着個龜殼和幾個銅錢,直指我過了中秋節就有生路,如果捉到這個生機一生享受……結果7月份,我真的有機會入了鐘錶界!」

一帆風順的孫博士可有遇上遺憾的事,「有,就是我的舊公司英之傑在1979年由中環康樂大廈搬去伊利莎伯大廈一樓至六樓改作香港營運中心,整個物業,我都參與購買和設計,亦開創了將商場變成高級寫字樓的先河。因為我在公司的地位,我佔有的房間是最好景觀、最好風水,結果公司同本人的生意都蒸蒸日上!可惜,後來香港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後,英國商人對香港信心不夠堅強,公司出售了這個甚具潛力的物業,我也無可奈何……現在經過我也沒有回望,因該處已失去昔日的氣氛。不過,我對香港仍然有信心,香港人有Can Do的精神,對香港有歸屬感,大家要合作,不要悲觀,上下一心一定再見彩虹,如果沒有信心,大國也難成強國!」

孫博士記憶力甚強,輕易記起60年前,他參與策劃的香港小姐冠亞季軍的芳名,但,當天接受電台訪問的時候,竟一時忘記帶上歌詞在身邊,原來孫博士打算在節目中為亡妻何潔貞女士清唱幾句《愛的呼喚》以表達心中不滅之情……提起相依60多年的愛妻,孫博士不禁哽咽起來,一時不能自已……「我好懷念她尊敬她,因為她好明白我的處境,一方面做生意,一方面努力不同的公職和慈善服務(博士也是52年前成立公益金的創辦人之一),參加家庭的聚會比較少,太太一個人做兩個人的工作,我兩個仔一個女管教得宜、家庭融洽都是她的功勞,我對她永遠不會忘懷,這歌曲深藏着我對她永遠的尊敬和懷念……我對她《愛的呼喚》跟郭富城所唱的歌詞一式一樣,只有多沒有減……」孫博士眼睛紅了……

有情有義的霸主真教人動容!

責任編輯: 車淑梅